欢迎您光临深圳市康华医疗机构!

群星闪耀 视觉科技史上引领闪马智能前进的不朽

时间:2020-05-15 08:43

1985年7月13日,伦敦温布利体育场,7万多人现场见证了史上最伟大的演出之一——Live Aid。皇后乐队表演了《Radio Ga Ga》等6首歌曲,让全场观众为之疯狂。

演唱会跨越150个国家,最后创造了全球19亿人次的电视收视记录,这在当时的转播技术下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壮举。音乐的力量与慈善的温度通过视频辐射全球,影响空前。

今天的我们早已习惯了充斥着视频(图像)的信息生活。然而仅仅在50年前,由于技术的限制,视频的生产和传播对于人们生活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

好在,我们身边有伟大的科技企业和发明家,用天才般的想象力描绘未来的世界,用创新技术不断拓宽人类视线,引领科技的发展。对未知的想象和好奇,是推动我们不断前进的源动力。对看到更多、理解更多的渴望让视频技术爆发式发展。

1975年,24岁年轻的柯达工程师史蒂夫·萨松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数码相机。可惜的是,这台能够拍摄100*100像素相片的相机在当时并没有引起高层的重视。由于不良的使用体验,以及柯达不愿放弃在胶卷相机领域的巨无霸地位,这款产品在柯达内部仅仅是一台实验品。

柯达雪藏了这一伟大的发明,但索尼却沿着这一方向持续研发。他们于1981年发布了第一代MAVICA,不久后便在1984洛杉矶奥运会上出尽风头。

在接下来的数十年中,数码相机快速了占领了市场。可以说,数码相机的出现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摄影工艺和摄影体系,迈出了拍摄技术大爆发的第一步。

既然有了数字化的拍摄设备,自然就需要数字化存储工具,好在它并没有让人等待太久。

1980年3月,唱片巨头索尼联合飞利浦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张光盘。飞利浦提供的光盘盘片技术和激光读取刻录技术,加上索尼的数字编码技术,实现将音乐信号转变为电信号,并以PCM编码形式存储于一张盘片上。

随后,索尼又在CD内增加了视频的内容,给消费者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直到网络视频出现之前,光盘都是最主流的视频传播和存储媒介,它让人们能够更方便、安全地保存记录下的美好瞬间。

数码相机与CD光盘的组合真正让每一个普通人都能体验创作分享视频的快乐,正式拉开了视频时代的帷幕。

1985年7月13日,Live Aid的盛况在近150个国家同时播出,共计19亿人观看了电视直播,约占当时世界总人口的40%,无数经典画面至今深刻在人们的脑海。

80年代,卫星转播技术的突飞猛进让这场音乐史诗获得了堪称前无古人的影响力。从一年前洛杉矶奥运会到Live Aid,电视直播技术大规模应用使得人们真正意识到实时视频是信息传递最高效的方式之一。

直到今天,视频直播仍然影响着我们的生活,网络直播的发展让我们的相见再不受时空所限。大到世界杯决赛小到一次Facetime,视频直播将人们之间的距离缩小到无限近。

千百年来,人类对于未知的宇宙充满着强烈的好奇。人类渴望探索无垠的太空,于是人类利用当时最先进的技术,建造了一台迄今为止已经发射的最强大的光学天文望远镜。从上世纪90年代起,哈勃望远镜深刻改变了我们对宇宙的认识。

1990年4月24日,发现者号航天飞机搭载着哈勃望远镜飞入太空。到2020年4月24日,整整30年间,它已经连续围绕地球运转超过16万圈,执行的观测任务超过120万次。

30年的历程,哈勃太空望远镜拍摄下了许多经典的宇宙瞬间,它传回了前所未见的景象。通过哈勃,我们得到了目前最全面的宇宙图谱,我们看到了130多亿光年以外的古老星系。通过哈勃,我们看到了从前无法想象的宇宙面貌,了解到了我们从未知晓的宇宙奥秘。

哈勃望远镜的伟大之处不仅在于帮助人类扩大了认知的边界。它代表的人类的可能性和想象力将会推动我们进一步向前,发现更好的世界。

每个孩子都喜欢和自己心爱的玩具对话,每个孩子的梦中都希望生活在玩具的世界。《玩具总动员》用了玩具是有生命的设定——成功捕获全世界观众的心。

20世纪90年代,几乎没有人认为一部电影可以完全由电脑制作完成。直到1995年皮克斯工作室制作出了这部开山之作,数字动画电影从此成为潮流。

当年渲染《玩具总动员》的时候,共有117台电脑24小时工作;每帧需要大概45分钟到30小时不等的时间,平均一帧1800分钟;总共有114240帧需要渲染;动画总时长为77分钟,共有1561个镜头。可以说每一秒成片的都凝聚了团队的无数心血。

无论是故事、情感还是技术,《玩具总动员》的意义都是划时代的。它也因此获得了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原创配乐和最佳原创歌曲三项提名以及一尊“特别成就奖”小金人。

当虚拟的世界摆脱了现实的局限,电影这一视频形式获得了新的生命。《玩具总动员》主人公安迪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孩子,而电脑视频动画技术的发展让全世界的人们都能拥有无穷的想象力。

今天的手机更像是一台能打电话的相机,手机摄影的功能几乎已经成了最大的卖点。可当20年前第一台自带拍照功能的手机面世时,谁又能想到今天它对人们生活的改变呢?

2000年9月,世界第一款照相手机的夏普 J-SH04 诞生,搭载了 96×130 像素液晶屏和一枚 11 万像素的 CCD 摄像头。尽管J-SH04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但它的出现预示着手机能够做更多的事情。从这一刻起,手机摄像头开启了的高速发展时代。

百万像素、千万像素到一亿像素,手机摄像头也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变得越来越强大。如今手机已经成为了人们生产视频和图片最多的工具,每天全球都会有数以亿计的视频和图片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20年前,我们开始用手机记录每个人身边发生的瞬间,用视频书写21世纪的人类历史,也为机器视觉的爆发埋下伏笔。

如果说带有拍照功能的手机使得每个人都可以更方便地生产多媒体内容,那么YouTube的出现则正式开启了百花齐放的UGC视频时代。

2005年之前的100年间,PGC(电视、电影、报纸、杂志等内容)内容生产者和观看者之间的关联几乎是单向的。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摄影设备技术的革新,内容生产分发的门槛被极大降低了。YouTube打开了UGC这一全新的内容领域的大门。

「Broadcast Yourself」的理念让全球十多亿用户开始通过视频展示自己,形成了第一代视频「网红」。凭借这些个体的力量,15年来 YouTube 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UGC视频社区,MAU达到15亿,覆盖全球约三分之一互联网用户,人均观看时长约每天40分钟,每分钟用户上传视频约400个小时。

YouTube的成功,除了验证「内容+社交」模式的优势之外,更直接推动了视频AI技术的快速发展。今天我们在视频网站上每看一个视频,就有许许多多AI算法在为我们服务,从视频过滤、内容推荐到视频特效、视频深度预测,AI算法已经无处不在。

谷歌做自动驾驶第一次广为人知,始于2010年10月的一次公开报道。同年,谷歌无人驾驶入选了“年度50大发明”。当传统车企还没有意识到新时代可能已经来临的时候,一家看似和造车毫无联系的“互联网企业”已经实现了弯道超“车”。

在多年的研发过程中,谷歌(以及后来Waymo)团队相继搞定了自研激光雷达、自采高精度地图、自制大规模仿真系统等自动驾驶研发的关键问题,无人车在加州、亚利桑那州多地进行实际路测。在路测里程上,谷歌的无人车始终保持了业界领先,并且在每千英里人工干预数这一指标上一直保持领先。

自动驾驶是人工智能、汽车、互联网、通信、物联网、智能硬件、云计算、边缘计算等多个行业高度融合的新产业。无数的各类数据被集合在一辆汽车内,只有能拥有数据、利用数据的企业才能在自动驾驶的发展中走得更远。谷歌无疑是这方面的专家,也注定将在未来的汽车行业享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一直以来,我们看到的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都是相对独立的,互相之间很难产生直接的联系。直到2015年1月22日,微软发布了惊艳世界的全息影像技术Windows Holographic。

MR(混合现实)真正的用武之地在于各种虚拟现实的领域。在发布会上,微软展示的是这项技术的创造功能和一些简单的交互,同时还透露将和NASA展开合作,将其用于宇航员模拟太空环境和操作。

MR在普通人的生活中也有许多用武之地,例如飞行员的培训。各种飞行模拟器的基于电脑屏幕制作的,但平面的体验效果再好也与真实环境相差巨大。

微软的Holographic让各种虚拟变得真实。不仅飞行员可以得到长时间拟真的廉价培训,同样驾驶员、外科医生、士兵等各种实际操作训练困难的行业都可以从中益,专业人员的培训成本将大大减低,这是Holographic技术的最大价值之一。

对于计算机视觉来说,混合现实技术的成熟,理论上能够创造无限可供训练使用的视频数据,而高质量的数据则是计算机视觉研究的根本。虚拟世界完全模仿现实世界,AI的训练将事半功倍。

革命性的技术会给生活带来很多改变,科幻电影中的未来触手可及。也许有一天,我们都能在生活中与巴士光年一起玩耍。

短短半个世纪,诞生了许多重大的视觉科技蜕变的瞬间;短短半个世纪,视觉科技已经改变了人类文明。

对于坚持创新的科技企业,每一次的灵感崩发都会点亮科技史夜空中的一颗星星。当我们回顾过去50年的视觉科技发展历程时,柯达、索尼、飞利浦、皮克斯、YouTube、谷歌、微软以及更多本文未曾提及的名字,群星闪耀。

闪马智能感到很幸运,能够追随这么多伟大公司的脚步,投身于视觉科技应用的研发中。不论是在城市交通行业、广电视频行业、互联网行业,甚至虚拟现实行业,我觉得闪马对于视频异常分析的技术都将是巨大的机会和考验。

伟大的时刻生于伟大机遇。即便这些科技巨头们在面对时代机遇时也未必都能一帆风顺,但成功者一定会坚信自己的道路,坚持使用技术帮助人类往前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