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深圳市康华医疗机构!

日媒:日本新冠疫苗研发为什么远远落后于欧美

时间:2020-12-15 23:04

  中国小康网11月30日讯 老马 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掌握打破局面关键的疫苗研发工作迎来最终阶段。与即将实现运用的欧美制药巨头相比,日本明显落后。日本政府指挥不力,国内制药公司对具有风险的巨额投资怯步不前。平时疏于应对的惯性令直接关系到国民健康的“疫苗安全保障”蒙上阴影。

  日本新冠疫苗研发远远落后于欧美

  日本共同社报道,11月9日,一条让各国股市暴涨的发自美国的消息传遍了全世界。美国制药巨头辉瑞公布临床试验结果称,进入研发最终阶段的疫苗有效性达到90%以上。之后在20日,向美国有关部门申请紧急使用授权的辉瑞在声明中宣布,“这是我们向全世界提供新冠疫苗过程中的重要里程碑”(辉瑞首席执行官艾伯乐语)。

  辉瑞疫苗预计最早12月11日能在美国国内接种。竞争对手、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与英国牛津大学共同研发的疫苗也有望在年内申请使用授权。美国生物科技企业莫德纳也公布暂定结果称,其疫苗有效性达到94.5%。

  相比之下日本国内制药公司中,源自大阪大学的制药创新企业“AnGes”是唯一已着手开展临床试验的一家,盐野义制药和第一三共甚至还未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实际能让有意愿者接种的疫苗实用化阶段更加遥远。

  不仅是新冠方面,日本原本就在疫苗领域落后。与着眼于全球市场“为发现创新性的医药品而投下巨额研发经费的欧美企业”(安永日本高级合伙人矢崎弘直语)之间的差距从何而来?

  一方面是企业规模。海外企业反复展开并购,2019财年(1至12月)财报显示,辉瑞和阿斯利康的销售额分别达到51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408亿元)和243.84亿美元。而日本巨头之一的第一三共2019财年(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财报销售额仅为9817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20亿元)。其差距主要体现在左右竞争力的研发费之差上,第一三共仅为辉瑞的约五分之一。

  日本近年来一直未发生大规模疫情。此外国民对疫苗副作用的警惕心理原本就很强。瑞士信贷证券高级分析师酒井文义指出,加上还存在一旦疫情平息,疫苗需求就不复存在的风险,因此“几乎没有日企认为这是商机”。

  从研发到培养人才,再到构筑稳定的供应体系,统一部署疫苗战略的“指挥塔”角色的缺失也成为课题。作为参考的是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仿效在疫苗战略“曲速行动”下为尽早实用化而向研发企业投入巨资的美国,日本制药行业要求政府支援的呼声强烈。

  菅义伟政府提出了到2021年上半年确保供全体国民接种的疫苗的方针,作为担保的是与多家欧美企业签订的供应协议。向日本供应被推后是必然的,同时还伴随着出现不测事态时无法依靠日本国内厂商的隐患。

  第一三共社长真锅淳表示,一家民间企业能做的努力有限。他表示,疫苗政策在国家安保方面也至关重要,呼吁“应推进产学官三方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