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深圳市康华医疗机构!

心脏支架价格是怎么降下来的?均价1.3万降至7

时间:2021-05-11 23:14

  2020年11月5日,由国家组织的首次高值医用耗材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工作在天津进行。此次集中采购,使得冠脉支架价格从均价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与2019年相比,相同企业的相同产品平均降价93%。消息传出,人们惊呼:心脏支架被砍成了白菜价。

  国家集中采购高值医用耗材 满足这3个条件即可参加

  在中国,心血管疾病是第二大致死病因,而冠脉支架植入术是治疗心梗的重要手段。2019年,全国2400多家医疗机构开展冠脉支架植入手术,冠脉支架使用量超过160万个,费用超过150亿元,占高值医用耗材市场总额的10%以上。但在这个巨大的市场中,这一产品的价格远远高于国际价。

  2019年5月,中央深改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方案》,要求按照带量采购、量价挂钩、促进市场竞争等原则探索高值医用耗材分类集中采购。

  组建于2018年5月的国家医保局肩负着突破医改僵局的使命,而能够进入政府的集中采购,对于企业来说,意味着销量的保障。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的副司长 丁一磊:我们这次集中采购秉承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只要达到我们采购方对于质量、供应和信用方面的要求,都可以参加本次集中采购。

  记者:质量、供应和信用,谁来评估?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的副司长 丁一磊:质量方面,我们提前一年委托了包括临床专家、行业协会各方面,特别是对临床的治疗方面的要求进行了广泛调研,也就是将铬合金支架和雷帕霉素铬合金支架纳入采购范围,有些不属于合金支架的上一代产品没有资格参加本次竞价。

  记者:销售,为什么要从这个角度去观察它们?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的副司长 丁一磊:它和药品有点不一样,药品开出去患者直接口服了,但是冠脉支架是需要医生用的,所以我们要观测临床的市场。他们到底能不能用?会不会用?替代上有没有问题?经过连续三到四年趋势的观测,也和一些地市一级,县一级心内科医生沟通,都普遍反映没有这方面问题。

  记者:如果前两者都满足了,自然信誉就好了,为什么还把它再拿出来评估?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的副司长 丁一磊:过去传统的集中采购中,有些企业可能报了一个低价,把别人淘汰了以后,医院下单,他却不供应,造成不能采购,这就相当于这个产品死掉了。高价的没中,低价的不供应,医院和老百姓用不着。失信的行为也是破坏市场的行为,这方面我们也高度关注。

  没有谈判环节的采购 谁能中选? 只需坚持这一个原则

  共有11家企业的26种冠脉支架参加这次集中采购,和我们此前看到的药品采购不一样,这一次,没有医保专家和医药代表谈判的环节。

  当天9点到10点之间,企业在公证处的监督下,把经公证处见证密封好的报价信息投到投标箱,一个小时后,在公证处监督下现场开标产生结果。

  26个意向采购产品中,最终将只有10款中选,他们只需遵循一个规则,即“价低者得”,按产品申报价由低到高的顺序确定排名。同时,为了防止中选产品价差过大,还设置了最低产品申报价1.8倍的熔断价和2850元的限价。在这样的规则下,作为竞拍方的企业之间是非合作博弈竞争,基于产品成本的诚实报价是最优策略,别无他法。

  记者:这个规矩立下来,对这些企业带来的冲击有多大?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的副司长 丁一磊:企业的心态大致分成三类:第一类,药品和医疗器械双跨型的企业,有的已经参加过我们国家组织的药品集中采购了,已经从以量换价的新机制中获益了;第二类,大概相当于一些中型的企业,他们有很好的产品很好的技术,但在原有的销售模式下和市场模式下没法扩大市场,所以他们既希望扩大市场又比较担心,万一如果没有中标;第三类,原有市场占主要地位的一些企业,改革来了,对我有利还是有弊?他们也很忐忑,也需要分析,也会踌躇也会谨慎,但是这三类企业不管心态怎么样,他们都是拥抱改革、支持改革的。

  心脏支架被砍成白菜价 价格合理 企业很开心

  一个小时的投标结束随着公证处公证员的宣读,此次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工作接近尾声。通过竞争,本次集采产生10个拟中选产品,分属于8家中外企业。冠脉支架价格从均价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与2019年相比,相同企业的相同产品平均降价93%,国内产品平均降价92%,进口产品平均降价95%。按意向采购量计算,预计节约相关费用109亿元。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的副司长 丁一磊:这样的结果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首先看国际市场的价格,他们在没有集采的情况下,公开的价格折合人民币也只有2000多元,甚至1000多元了。同时我们在采购之前也请人专门分析了这些支架企业耗材企业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我们也对他们的成本进行了分析,当然具体成本多少不应该由我们来说,我只能说这次采购的价格高于他们成本价格。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的副司长 丁一磊:我们摸到了成本价格,再对比国际市场的价格,我们对出现这样的价格是有心理预期的。我们也问过一些企业,在过去的价格体系销售模式之下,一万多的支架你们企业拿到手能拿多少钱?其实他们到手的也不到2000块钱,他们还要做些销售,还要做一些配送,还要做各式各样的服务,而且量还不一定到他的预期。所以其实不管是企业界还是群众,还是医院,天下苦带金销售这种销售模式久矣,不管是企业、医务人员、医疗机构还是患者,大家早就希望把这种带金销售旧的模式给革除掉了,尽管企业价格大幅下降,但是它们也愿意拥抱这个新机制。

  不足千元的心脏支架 质量如何保证?

  此次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中,场上报出最低价的是山东吉威,原价1.3万多元的支架山东吉威开出了469元。因此网上有了一个段子,“昨天一个支架可以买6瓶茅台,今天一瓶茅台可以买6个支架”,人们担心,价格过低,是否会在未来影响产品质量?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的副司长 丁一磊:首先,我们前期进行过调研,参与集采的厂家过去的支架产品都是合格的;其次,在集采的过程当中,每一家企业都向我们递交了确保质量的有法律效力的承诺。万一做不到,这个企业就在我们信用评价制度里面相当于记上重重的一笔了。它以后的不仅是支架,其他产品参加全国各个省的集中采购都要受到巨大的影响。药监部门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双十一当天国家药监局专门印发了国家组织冠脉支架中选产品监督检查的通知,12月底之前对所有中选企业再开展一轮全覆盖式的抽检,我们对这次中选的冠脉支架的质量水平充满了信心,也希望医务人员和患者能够放心使用。

  心脏支架断崖式降价 各级医院管理者面临新课题

  过去,医疗器械企业典型的“推广”方式是压低进货价格、鼓动医生私下推销。而医生的的劳动价值、监护设备的使用成本、医护的服务成本以及药费加起来,不及一个支架的钱。而药品和耗材的集中采购,斩断了长期存在灰色收入和以药养医的经营模式。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的副司长 丁一磊:在深化医改中对医疗机构绩效考核,耗材占医疗机构收入的比例一直是考核的一个指标,过去耗材价格这么高,耗材又是零差率,其实医院在这里面一分钱也不挣的,但是看病难看病贵的责任却是医院和医务人员在背着,所以医院管理方非常欢迎耗材价格下降的。另一方面,医院的管理者可能就要考虑心内科学科的建设,人员的建设,特别是医务人员薪酬制度的改革,怎么样把我们上调的医疗服务价格、把医保结余留用的资金汇聚到医院以后向医务人员倾斜?这是摆在各级医院管理者面前的一道题目。

  从2021年1月份,患者就可以用上降价以后的冠脉支架产品,届时,预计因经济原因放弃治疗的人群将大大减少。

  制片人丨张士峰

  记者丨董倩

  策划丨孟克 张萍

  编导丨沈公孚

  编辑丨张宏飞

  摄像丨刘洪波 杨帆